德国的政府、大能源企业、绿党、公民等

国际能源网讯:记者在柏林的几天,德国正掀起一场激烈争论:17座核能电站什么时候关闭。这也引发了记者的思考:德国的政府、大能源企业、绿党、公民等,他们是如何在新能源发展中发挥作用的?这个机制是如何运作的?

核电比例大大超过新能源

早在20年前,德国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和绿党针对全国范围的“反核能风潮”,制定了行政法规,要求停止建设新的核电站,所有电站须在2020年关停。如今,一半的核电站关闭,但余下17家核电站仍然提供约全国25%的用电。

就在上周末,德国经济部长布鲁德雷公布了一份政府牵头的研究报告:提出要把核电站运行时间增加12-15年。这一建议立刻引起了民众警觉,各大媒体都把这一问题作为当天头条新闻加以讨论。

环保人士心宽的是,政府同时还将提交一份增税建议,每年核能公司增缴23亿欧元的税款,全部用于新能源发展。本周四,总理默克尔将与能源巨头会面,商讨这一提议。

这一困局也体现了新能源在德国的尴尬地位:所需研发投资巨大,遭遇大企业反对。以弗莱堡例,作为全欧洲太阳能研究中心,其太阳能的比例只占城市用电的1%-1.3%。

新能源依靠社会力量推动

昨日,记者采访了欧洲最大的太阳能研究机构——弗莱恩霍夫研究院首席能源政策专家斯特里希普。

斯特里希普谈到,该研究院的资金,约有一半来自私营企业的项目支持,政府投入比例不到15%。也就是说,他们太阳能研究是否能持续,主要依靠企业和社会的推动。

对弗莱堡环保署太阳能事业执行官德里赛的采访印证了以上结论。他说,政府没有权力制定法律要求公民必须使用新能源,主要还是用民事交易的方法来推动。

例如,在弗莱堡市电网,居民可以买核能、煤电或者新能源电,后者要贵10%,但是这10%的钱将会全部投入新能源发展。此外,在90年代新开发的沃邦区和丽瑟菲尔德区,土地所有权属于政府,因此政府制定政策:市民要想买地,必须满足建筑节能清洁能源使用的标准。

价格相对便宜的太阳能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地热能、风能、生物能这类更加昂贵的新能源了。正是由于以上原因,虽然民间环保人士极力推动,但是总体而言,德国新能源要想占据能源市场主体,还有漫长的路要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